养狗令应基于事实,而非恐惧

2017 年 7 月 8 日,陕西西安市区街上,一名女子在不栓绳遛狗。(图片 /VCG)

最近,浙江杭州的养犬集中整治措施引发了全国范围对于养犬规定的激烈讨论。

日前,一名妇女因保护幼子驱赶宠物狗时遭到男性狗主人的恶意攻击,随后杭州发布了该养犬令。该养犬令规定,市民只能在每晚 7 点至次日早上 7 点遛狗,遛狗不得进入公园等公共场所,遛狗必须系上狗链,并且养狗必须进行登记。新政策还列出了禁止饲养的犬类品种。国内的其它几座城市也似乎增强了管理力度。云南文山出台了与杭州类似的遛狗规定;四川成都禁止饲养部分犬种;北京和上海早有相关规定,很多城区实行了 " 只养一只狗 " 的严厉政策。

社交媒体平台上也开始流传一些收缴狗的视频,有些被残忍宰杀。许多人对据传地方当局残忍对待没收犬类的行为发出批评。对此,杭州当局声称没有官员参与到类似的残忍对待案例中。

杭州发生的狗主人施暴行为当然不可饶恕。但宠物狗们是否应该为狗主人的恶行买单?

在我看来,答案是 " 不 "。

很多人都可能不会否认,中国的 " 宠物狗问题 " 确实存在。流浪狗数量巨大,很多狗主人遛狗不拴绳。在公共场所,狗主人不清理宠物粪便的情况也时有发生。更严重的是,中国每年约有 2000 人因感染狂犬病身亡,而据世界卫生组织数据,狗是狂犬病毒的主要携带者。尽管许多狗主人会给自己的宠物狗接种疫苗,但仍有少部分人不会这么做,这无疑将自己和他人的健康暴露在风险之中。此外,有人还饲养了爱斯基摩犬和罗威纳犬等需要专业饲养知识的犬种。

但杭州和其它城市的规定在我看来有些过于武断,似乎夸大了的危险犬种风险。新规几乎都关注于怎样约束狗主人的行为,却没有给出充足的适应时间。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些新规反而有可能会促使狗主人因感觉饲养难度过高而遗弃宠物狗,从而增加公共安全风险。如果养狗令一开始就把重点放在防止问题的发生上,即治本而非治标,那么情况可能对各方都更为有利一点。

当然,人类的安全和幸福必然是第一考量,但显然也有比一刀切地强行没收和限令更为妥当的养狗措施。

首先,犬类销售应加以规范,很多国家都已经如此。目前淘宝上几乎可以买到各种品种的狗类,并且送货上门。纵容不受监管的卖家在网上售卖狗类是罪魁祸首。宠物狗交易应该规范起来,养狗者需要符合一些最低的动物保护要求,而且一些犬种应禁止销售。

其次,要求养狗人对所养狗进行登记也是一项合理措施。登记流程应简单易行,降低合规门槛。其实很多人都愿意守法行事,但若守法流程过于复杂和不明,那么很多人便会偷懒。

再者,应强制进行疫苗接种,特别是狂犬疫苗。所有的兽医行业都应该提供全国适用的疫苗接种证明。

第四,是时候鼓励养狗者为宠物狗绝育了。中国的流浪狗数量众多,其中一个关键的驱动因素就是大量的未绝育的遗弃狗。虽然绝育起效尚需时间,但应采取免除登记费等激励措施来鼓励新养狗人为宠物绝育。

第五,应鼓励养狗人清理狗粪便和拴绳遛狗,虽然这点难度更高,但也不是不可能。持续实施硬性罚款是个不错的方式,会快速产生效果。

当然,有规定就有违规者。强制没收是最后的无奈之举,但有时也难免。那么没收的狗会怎样处理呢?在很多城市都有动物收容所,但并不是所有的被没收的狗都有容身之所。如果不得不把狗处理掉,那么应采取人道主义的方式。

类似最近 " 最严养狗令 " 的措施引发了不必要的国际媒体负面报道,与此同时,国内的很多个人和团体正在为改善动物保护状况奔走呼号。要使各方利益均能得到保护,就要从实际出发制定规定,不仅保护大众免受危险动物的伤害,规范养狗人的权利和责任,同时也使个人能够享受到养狗的乐趣。

合理的规定不仅可行,而且必要,但绝非目前这种。

James Skinner 是《中国日报》特约编辑,持有国际关系硕士学位,对英国和美国的政治以及全球安全问题特别感兴趣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中国日报和中国日报网观点。

首页社会